商院新事 | “Place”+ “Space”,美国杜克全球EMBA的时空视角 - 专访Karen M. Courtney女士

173
商院新事 | “Place”+ “Space”,美国杜克全球EMBA的时空视角 - 专访Karen M. Courtney女士
MBA还是EMBA?DBA和EDP都有哪些课程?出国还是留在国内?参加联考还是GMAT?全职还是在职?选清华、北大还是复旦、交大?读中欧还是长江?商学院大百科提供中外顶尖商学院课程信息一站式搜索和比较,定期发布深入的行业调查,研究MBA/EMBA/DBA的行业走向。

whichmba.net 编辑部

商学院大百科编辑部

“Place”+ “Space”,美国杜克全球EMBA的时空视角 - 商学院大百科www.whichmba.net专访美国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 (Duke University’s Fuqua School of Business) EMBA项目副院长Karen M. Courtney女士



2019年10月28日,正值美国杜克大学全球EMBA在中国进行为期9天实地学习的实地学习,近100位同学从全球各地星夜兼程、齐聚上海。在上海实地学习的日程里,同学们除了要参加紧张的学习,还有各种社会文化活动,比如去颇有特色的上海弄堂走走,了解上海历史,到各类企业参访,与行业专家、意见领袖对话了解中国的商业市场、经济和文化,活动可谓精彩纷呈。闲暇之余,大家回到驻地,热络地交流起全新的中国经验。



商学院大百科www.whichmba.net受邀在人民广场的万豪酒店旁听部分课程,并参与了学生的一些活动,也就随班来沪的副院长Karen M.Courtney女士,针对杜克大学全球EMBA项目的特点做了一次专访。我们同时就读者关心的全球各地的EMBA课程趋势,请Karen女士分享了自己的观察和观点。



美国杜克全球EMBA的课程优势

Karen女士告诉笔者,美国杜克大学目前有两个EMBA项目。一个是周末EMBA,另一个是就是全球EMBA。项目最大的优势就是无论你在哪里生活和工作,都可以在职攻读EMBA并到全球主要经济体亲身体验学习。这和美国各大名校,包括杜克本身的全日制MBA项目有很大不同。这个也是全球EMBA 目前在市场上的巨大优势。



Karen向我们介绍起这届学生。这次来沪的是2019年的新班级,进入到第二个实地学习模块(第一个是在美国进行)。我们见到的这批全球EMBA的学生构成非常多元化。Karen如数家珍,今年共有来自32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学生,他们分别在中国、哥伦比亚、委内瑞拉、智利、美国、韩国等国家生活和工作,这给整个EMBA班级的学术环境带来了广泛的、不同的视角。Karen也很欣慰地告知笔者,美国杜克大学全球EMBA的学生人数这些年来一直保持稳定,班级规模保持在85到100人之间。这在美国的市场上属于表现非常强的项目。



更值得Karen骄傲的是杜克大学创造的独特的“Place” + “Space”(线下地点和线上网络空间)的有机结合。“Place”指杜克全球EMBA项目在全球范围内的实地学习安排,“Space”则是指实地学习模块的间隔期间,同学们的远程、在线学习部分。Karen指出,全球范围内,是杜克大学商学院开创了这个全新的学习模式,后来有很多著名商学院也模仿了这个模式。这些年来尽管市场上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杜克全球EMBA项目由于在课程设计上的突破和对课程内容的不断打磨,学生整体素质和学员的多元化都得到了很好的坚持。这让杜克的EMBA项目在全球诸多竞争对手中独树一帜。


Place: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走进全球重要经济体


杜克大学全球EMBA项目中实地学习要去的国家,也是这个项目一个真正的竞争优势??开学时开展第一个实地学习模块,在杜克大学美国校园北卡达勒姆举行;第二个实地学习模块在中国上海进行为期9天的密集学习、体验和考察;第三个实地学习模块会去南美洲,以前安排在智利,根据局势变化,今年调整为秘鲁;第四个实地学习模块的目的地是印度的新德里;而第五个实地学习模块是德国柏林。最后,再次回到杜克美国校园学习。


柏林涂鸦

智利酒庄

学员会在实地学习模块中对比和比较这些不同的重要的经济体,因为这些经济体无论在商业,还是在政治、经济和文化上,都是新的全球市场中非常重要的存在。

杜克大学有个传统,一直主张当今的学生必须对世界格局有一个了解。如果一个企业家或者高级职业经理人不熟悉世界上这些重要经济体的前世今身,不了解这些经济体自身的文化背景,和今天所面临的政治、经济、技术的一些重大的挑战,这些企业家和职业经理人将无法胜任未来的领导角色。

文化体验:上海弄堂

文化体验:学做中国菜

文化体验:茶道

文化体验:菜场


Space:足不出户、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在线学习的诸多可能


Karen告诉笔者,她的团队在全球EMBA的校友和同学中做过很多调查,以确保学生对学习的整体经历感到满意。通过杜克大学全球EMBA的课程, 学校希望帮助学生实现他们的短期目标,长期目标,专业兴趣和个人兴趣。比如在上海的学习,如果只,关在上海的酒店里学习、学习加学习,这和在美国的教室里有什么两样?肯定不会尽如人意。那么,Karen和团队在设计课程内容的时候,就会包括客座演讲、企业访问和文化沉浸活动等等。这给同学提供了更多体验和了解当地商业文化背景的机会。同时,杜克大学商学院的全职教授会和同学们一起飞到实地学习的地点授课,并邀约当地的企业家、案例主参与到课堂中来。

对于这种体验,Karen的描述是文化沉浸式的课程,又叫做全球沉浸式课程,结合一系列商业活动,比如和商业领袖见面,和招聘主管见面,参观具有代表性的企业等等。


企业参访

而当学员们完成实地学习模块返回各自所在的城市后,就开始了远程在线学习的部分,也就是“Space”的部分,这在课程中起到相当大的作用。每周六,杜克的教授就会在线教学,学员会上线,这是一个同步学习的过程,同学在听课过程中参与讨论,也可以向教授提问。但是考虑到不是所有的同学都能在每周六的固定时间,按时上线,学校同时安排了录像版本,供那些无法按时上线的同学观看回放,补上缺失的课程和讨论。

杜克全球EMBA要求学生每周至少要留出10-20小时的时间用于在线学习,这其中既会有个人作业,也有团队项目,因此在在线学习的过程中,团队也会不断发展,学员会在线上进行联系,通常一周一次,共同完成团队作业。还有单独的考试和作业,会在6-8周的在线课程之后,在线提交。


美国和全球EMBA的发展趋势

Karen在全球EMBA课程领域拥有丰富的经验,也曾经作为最初的代表之一推动了美国杜克大学在中国成功设立昆山杜克大学。她目前还是全球EMBA委员会的11位董事之一,带领全球EMBA项目成员探讨EMBA教育的进程。

她告知笔者,目前亚洲的EMBA项目有如星火燎原,正在快速崛起,欧洲和拉美洲也在稳步增长中,而只有美国的趋势比较平缓,有些学校还关闭了EMBA项目。这也是Karen女士认为这是全球EMBA委员会应该更加重视亚洲市场的绝佳时机,这是无可逆转的趋势之一。

而另一个趋势就是全日制MBA的数量也在减少,包括美国一些商学院关闭了全日制项目,以及某些在欧洲的项目。对申请人来说并不是不想读MBA,只是要完全放弃工作,回归校园两年,再加上学习的费用,对一般人而言是一个不小的经济压力。在这种情况下,在职学习的EMBA项目就会是一个很好的替代方案。因此Karen女士预测,在未来,全日制MBA项目将会向EMBA项目发生重大转变。


富卡直面留美学生工作签证的问题

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院长比尔•博尔丁(Bill Boulding)教授每年会来两次亚洲,他不仅是商学院的院长,而且还是管理专业研究生入学考试委员会(Graduate Management Admission Council ,简称为GMAC)的主席。比尔教授与GMAC共同出版了一份白皮书,强调了全球人才流动的重要性以及人才流动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博尔丁院长邀请到50位在美商学院院长为这份白皮书签名,并积极与美国政策制定者沟通,要求特朗普政府重视高技能移民的重要性。杜克大学富卡商学院正在履行作为教育工作者的责任。



写点评
1已赞
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