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大练兵 ----全球顶尖商学院面对疫情的十八般武艺

1425
在线教育大练兵 ----全球顶尖商学院面对疫情的十八般武艺
MBA还是EMBA?DBA和EDP都有哪些课程?出国还是留在国内?参加联考还是GMAT?全职还是在职?选清华、北大还是复旦、交大?读中欧还是长江?商学院大百科提供中外顶尖商学院课程信息一站式搜索和比较,定期发布深入的行业调查,研究MBA/EMBA/DBA的行业走向。

whichmba.net 编辑部

商学院大百科编辑部

在线教育进行时


2020年2月18日,北京时间上午8点:


清华经济与管理学院2020年春季学期正式开始的第二天,市场营销系陈荣教授开始给大家讲“新生的专题研讨”课。“早上8点的课,我5点就没有了睡意。”陈荣教授坦言,这也是她人生第一次坐在电脑镜头前当起了互联网主播。


早上8点,陈荣老师的课程准时开始。清华大学自己的“雨课堂”系统出现卡顿,即刻切换到腾讯会议并开启了静音模式进行授课演讲;到了互动环节,马上回到“雨课堂”参与答题、投票、投稿、弹幕反馈;课间休息时,陈荣教授让助教在微信群里发送提前在清华云上存好的案例广告视频的链接给学生们观看。“主要是担心我的电脑直接播放会出问题,才用了这个备选方案。”



事实上,陈荣教授在上课前一天的晚上就在线上批改了给同学们布置的前测作业。师生们也都调整心态,准备进入上课状态。陈荣教授为了保证课程的顺利播出,把电脑搬到信号更强的客厅以保障网络顺畅,她还请求家人的支持,上课期间需要缩小家人的活动范围、提前调试好手机、电脑等设备、进入平台进行测试……“惴惴不安的第一次网络直播基本上算顺利完成。”一气呵成的背后是陈荣老师的精心准备和周密安排。“下次再上课,我就心里有底了。”成功完成第一次网络直播课的陈荣教授也是如释重负。


2月18日当天,清华经管学院共30门课程有序展开。



2020年2月19日,北京时间上午10点、2020年2月16日,纽约时间晚上10点:


杰夫.雷蒙(Jeff Lehman)教授从中国上海纽约大学校园内接入ZOOM系统,他的同事亚当?布兰登伯格(Adam Brandenburger)教授从美国纽约接入系统,他俩共同为上海纽约大学的学生教授一门名为“创意考虑”的学分课程。

    

两位教授将他们的课程设计为一次集体的旅程,要让学生提高创造力。所以,课程会涉及到广泛的课堂讨论,而每节课中还有一个或多个课堂练习,会要求学生用PPT辅助来做演讲,并由同学们展开评论。每节课两个半小时,中间有两个很短的休息时间。


为了将课程转向数字教学,布兰登伯格和雷蒙首先确定,他们的课程必须让身处中国和美国的学生同时在线,才能保证亲身体验的感觉。他们觉得老师和同学的同步很重要,于是就有了早10点、晚10点的教学安排。


他们选择Zoom作为平台,这在很大程度归因于ZOOM有分组讨论室的功能,教师可以将学生分成小组,而学生可以在分组讨论室进行小组讨论或配对学习,以进行深入的对话和活动,例如就他们的“创意DNA”进行彼此访谈,然后再在大群里向全班其他人汇报。



布兰登伯格和雷蒙两位教授还希望通过在每个学习周的整个过程中保持参与度来帮助同学们建立起学习社区,因此他们为课程专门设置了一个Slack小组。讲师在上课时使用Slack作为“快速互动”的渠道。例如、有的练习会涉及到需要迅速从一篇阅读中挑选并分享醒目的单词。布兰登伯格觉得这个操作的实时性就很强。学生还可以在每个讨论话题的专用Slack消息流中发布评论,所有参与者也都可以在课程之后发表对上面谈话的反思和后续文章。以上的这些操作可以理解为Slack为班级同学们提供了一个“永远在线”的数字教室环境,而Zoom起到的是同步会话的功能。


继ZOOM同步会话的课程之后,布兰登伯格和雷蒙两位教授会通过Skype提供教授的办公时间专门用来回答个别学生的问题,他俩也需要像平时一样在NYU Class的系统上维护课程资料。总体而言,把一门“创意”类这种需要很强互动性的线下课程搬到线上的重中之重是重建一个适合课程本质的数字化讨论环境,需要保证在这个环境中,学生们聚集在一起分享并推进自我学习,以更深入地了解并开发自己的创造力。


布兰登伯格教授认为,以数字方式进行课程的挑战之一是管理讨论的流程,以便学生可以相互借鉴。使用Zoom,每个参与者都可以看到其他参与者,确实可以很好地促进对话过程的建立。


2020年3月11日,欧洲大陆时间下午1点:


窗外正是阳光明媚,Pablo坐到窗前的书桌前,打开电脑。屏幕上陆续跳出他就读的Global MBA班级成员们的头像。放眼望去,同学们有的在客厅、有的在书房、有的在卧室,有些同学的窗外和Pablo一样晴空万里、蓝天白云,而有的同学已经夜幕降临、披星戴月。一切情况并不妨碍大家聚到线上,参加总部位于西班牙马德里的IE商学院提供的网络课程模块。


这时候,本节课程的授课老师Ignacio Gafo教授正在位于马德里使馆区IE大学的校园内,在一间实体的,大约有100平米的挑高WOW ROOM教室里,面对一组巨大的电子屏幕,向同学们问好。WOW ROOM作为欧洲第一间虚拟教室,从教授的视角看出去是一个面积为45平方米的数字屏幕墙,呈U字形展开,它由48块儿屏幕组成,视野能够达到200度。


Gafo教授今天的授课内容是“变革管理”。大屏幕上显示出全班51位上线同学的实时状态。Gafo教授一上来就给大家做了一道选择题:“你如何管理你的职业生涯?”在A、B、C、D四个选项中做选择。同学们分别在自己的电脑上做出单项选择,教授的助理在后台根据同学的选项进行分组,让每个讨论组能够有不同观点的同学。


Gafo教授又做了一些背景阐述和知识点的传达,同时通过WOW ROOM的面部识别和情感识别系统关注同学们的表情变化,发现某位同学的热情非常高涨就让那位同学先吐为快,表达出自己的看法,进行实时互动。教授交待完知识点和要求后,同学们各自按照被分配的小组进入小组讨论室展开进一步讨论。这节课,学生一共分成了5个小组,每组10人左右一进行分组讨论,小组和小组之间不会互相影响,教授不时出现在不同讨论组旁听,留下自己的点评和见解、也会依据实况提出问题。



90分钟的课程,中间并不休息,一晃眼就过去了。对于Pablo来说,这样的线上授课,每周至少会有两次,而其它时间,同学们需要根据课程要求完成阅读和作业。


就在Ignacio Gafo教授于WOW ROOM上课的同时,IE商学院所属的IE大学的另外200堂不同的在线课程正在同时展开。除了WOW ROOM在线上教育中担当重任,IE也在同时使用AdobeConnect系统为整所大学五个学院的本、硕、博、高管教育等各类课程做技术支撑。



西班牙马德里大区于2020年3月9日晚宣布,因为应对疫情需要,所有学校必须关闭。而IE大学在3月10日,公告生效的当天就把所有课程全部转化为线上模式,实现了线下到线上的无缝衔接。教学有条不紊、逐步推进。



有关商学院在线教育的一些思考

疫情的突然爆发打了全球一个措手不及,但比起国内白纸一片的商学院线上教育呈现出来的人仰马翻的状态,探索在线教育接近20年、又在4年前启动虚拟教室WOW ROOM的IE大学在这次的疫情应对中显得很从容,老师的准备更加充分、同学的应对也更游刃有余。


Ignacio Gafo教授,IE的市场营销学教授,同时也是IE商学院的副教务长,负责Global MBA、IE Executive MBA和IE- Brown Executive MBA项目。他在EMBA这些全球高管的高端项目上使用线上教学模块,并非迫于疫情状况的压力,而是在课程设计中主动安排了线上授课部分。“我们的线上课程可以帮助繁忙的高管节省出差飞行、旅行的时间和精力,同时又不牺牲课程的互动性。我们把更多的线下课程时间集中到让同学们可以去领略各大洲不同的商业历史和文化、做更多的沉浸式体验和交流。”


当被问及,IE如何保证线上的教学效果与线下一样有效的问题时,Ignacio Gafo教授回答,“我们积累了20年线上教学探索的经验,在线上和线下的分工、线上内容选择、案例挑选、问题设计、软件、硬件配合上都下了大功夫。每位任课老师都会通过自身的教学体验和学生反馈,再做精益化改进。2018年的秋天,我们的出版部门又和教授合作,开发出VR的市场营销案例,来提高同学在线的体验,同时也加强技术后台收集数据、分析数据的能力。”而这次疫情期间的线下到线上的顺利切换,是对过去在线教育探索的认可。


“1月疫情刚刚在中国爆发时,学校便配置了一套工具、指导材料与教学建议,协助各位教授完成从面授到数字化授课的转型,包括大型课堂的转型,”这是来自上海纽约大学常务副校长,上文中的任课老师雷蒙教授的应对方式,“关键要确保学生依然可以积极参与课堂学习、与老师保持互动,而不是只能被动地在电脑上观看视频。”这是雷蒙最关心的。


上海纽约大学的老师们利用学校配备的整套教学工具包完成了约300门课的数字化转型,其中还包括钢琴练习课程等,每门课的授课方式各有千秋,彰显出每位老师各自的教学理念。上海纽约大学也整理出老师们的做法和体会,及时分享给大家。


相对国际性学院的有备而来,我国的大部分高校、尤其是商学院应对疫情的教学方式转换是相对仓促的。目前大部分商学院就是在2月中旬以后,逐步开设直播课堂,用ZOOM、腾讯会议、腾讯课堂、钉钉等远程办公软件,还有各类直播平台软件,把学生们先笼络回来。这些直播课堂,大部分在1-3个小时左右,集中在一些话题的分享、时事的分析,承担校友活动和市场营销的职能更多一些,真正切入正常教学的并不多见。本、硕、博的全日制项目有些在尝试,但是MBA、EMBA项目是否能线上教学目前还是一个未知数。一些担任中外合作办学MBA项目的任课教授坦言,他很难想象,如何可以把一整天活跃的线下教学搬到线上去。老师说,我做不到啊。也有教授调侃,同学支付的是现场演唱会门票的价格,他们不想得到实况电视转播的体验啊。商学院的学院层面,也并没有看到有更多战略层面的部署。


这其中,清华大学的在线准备在中国的同行中相对成熟。系统较为集中,学校切入线上教学的意愿也比较坚定。所以,老师们就尽管化身“主播”、购置“直播神器”、创新线上教学的内容、 “小白”华丽变身玩转弹幕,他们也期待着 “穿越”屏幕与同学们互动,期待着把自己的真知灼见第一时间和同学们分享。每位授课老师现在是和同学们顺利地在云端相见。


尽管在中国,目前线上教育看上去是迫不得已的选择,但是不排除经过大面积实验,中国的商学院可能会在未来的几个月中,逐渐摸索和总结出适合自己线上教学的技术和方法。老师们摩拳擦掌、同学们也跃跃欲试。



写点评
8已赞
相关活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