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济经管诸大建教授:共享经济的现在与未来

747
同济经管诸大建教授:共享经济的现在与未来
商学院大百科whichmba.net见习记者

梁佳霁

商学院大百科见习记者

共享单车是不是共享经济?

随着摩拜、OFO的走红,市面上出现了很多形形色色、参差不齐的共享单车。很多人在享受便利的同时,疑惑共享单车到底是为人们便利服务?还是为企业盈利服务?还有很多人说共享单车是伪共享经济,它的本质是为资本圈钱服务的。那么到底应该如何看待共享单车?这里面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今天的共享单车是公共性的行为,还是纯粹商业性的盈利行为?另外一个问题是今天的共享单车到底是不是共享经济?



我的看法是,共享单车既不是纯粹的企业盈利行为,也不是纯粹的公共行为,它是两者结合的有公共服务性质的企业行为。所以它的正面效应和负面影响都与这个双重属性有关。共享单车解决了大城市居民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这是它有利的一面。但是,由于背后资本的利润追逐,今天的共享单车逐利的味道显现无疑,有些过度了,这成为了它的负面因素。共享单车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是公共服务性的,但是它的逐利倾向是商业性的。所以怎样把它的负面因素控制住,把正面效应发展起来,是我们需要关心的。



 至于问道共享单车是不是伪共享,我要纠正一下时下有关共享经济概念的认识误区。现在社会上把共享经济理解成像uber、airbnb那样单纯的、私人的闲置资源的共享。实际上是把“共享”的概念搞小了。“共享”不仅是你我私人物品之间、闲置资源之间的共享,还有一种基于企业行为的共享,即它不卖产品而是通过租赁共享的方式来提供服务。企业提供的自行车不断地周转不就是共享吗?所以有两种共享,一种叫C2C的共享,一种叫B2C的共享。中国共享单车就是B2C的共享经济,这一点毋庸置疑,甚至还需要强调它是一种中国式的创新。





拥护共享单车,但不拥护泛滥的共享单车

从如今街上铺天盖地的各色各样的共享单车,从大家对共享单车存在问题的抱怨,可以看出共享单车企业正在陷入一种过度投放、恶性竞争、准入门槛低的窘境。共享单车是好事情,但是过度泛滥,把太多的成本推向社会,就会变成坏事情。但是我相信这只是暂时现象。因为它的投放,用现在这样快的速度持续投放一年,一个城市就饱和了。



比方说去年夏天马路上找共享单车还不容易,然后共享单车企业拼命比拼投放量,结果一年下来,不仅摩拜、ofo投放多了,其他各种共享单车也出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单车出现在大街上,大家开玩笑说颜色都不够用了。这种失控现象是市场失灵的表现。但我不认为这种失控现象会长期存在。因为市场本身会有反应,政府会出手进行干预和规范,同时消费者也会用脚投票。共享单车的竞争力不在于谁投放,而是谁运营服务好,如果哪家企业的运营服务不被消费者认可,就不会有持久的盈利空间,就会被市场淘汰。所以我认为两三年下来,这种情况就会得到遏制的。现在不过是让子弹飞一会。




对车、人、路进行负面清单管理

共享单车现在出现的主要问题可以概括为人、车、路的问题。


首先是骑车人的信用问题,要消除各种乱停乱放,包括主动的和被动的。共享经济需要人之间特别是陌生人之间有契约精神,需要使用者与生产者之间有协作精神,这是一个挑战。


 

第二是车的质量特别是耐用性问题,共享单车周转率大,它的耐用性水平决定着它的成败。现在有一些共享单车企业搞低成本竞争,他们把传统的私人自行车拿过来简单地投放,结果车子损害率大,堆在马路上就成了人为的自行车垃圾。其实传统的私人自行车是不能用来搞共享的。好在现在共享单车企业开始意识到了车的问题,自愿在行业协会的推动下,开始制定共享单车的技术标准和服务标准,改进这方面的不足。我参加了这方面的标准审核。比如摩拜最新的“风轻扬”自行车,分量比原先的第一版轻了很多,同时耐用度比较好。反过来,OFO也从原来的比较容易破损的状态,开始向耐用性靠拢。所以,如果共享单车企业真正要在市场上站住脚,就必须提高单车的制造技术、提高耐用性。


 第三是路的问题,应该承认我们现在的城市道路和停车空间是为小汽车准备的,而不是为自行车友好城市做准备的。共享单车的进一步发展,需要城市改进骑行空间和停放空间。而在城市空间出现重大转型之前,需要进行负面清单管理,规定哪些空间不能乱停乱放。




共享单车的未来与挑战

共享单车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式创新。我们都知道中国老“四大发明”,现在老外提出了中国“新四大发明”,即高铁、支付宝、网购和共享单车。共享单车属于互联网+制造业的新物种。实际上,伴随着移动支付这样一种中国普遍使用的新技术,共享单车已经走出国门走向国际。比如摩拜已经走进新加坡、英国的曼彻斯特、日本的福冈和札幌以及意大利的佛罗伦萨和米兰等城市。共享单车还有一个特点就是使用者多,有海量的入口,就跟我们的移动手机一样,没有一个其他产品可以有那么多的入口。这是它潜在的可以继续发展的技术机会。我觉得共享单车今后智能化的整合还会做得更多一点。继续往下走的话,可以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的组成部分。



在走向国际的路上,共享单车最需要的是因地制宜搞好运营服务,在提高分享率的同时减少乱停乱放的无序化状况。在国内,共享单车可以随地开锁,随地停放。但是国外的城市市政管理要求比较苛刻,你必须按照当地的制度和市政文化来骑行和停放。所以,如何结合当地情况加强运营管理,而不是简单投放,是中国共享单车企业走出国门的一大挑战。




共享经济的未来发展

现在“共享经济”刚刚在起点上,未来还会共享出更多的东西。总体上,我们大致可以共享三类东西。第一类叫物品的共享,比如共享单车、共享汽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第二类叫服务的共享,例如用Uber搭个顺风车就是服务的共享,这里共享的不是汽车而是开车的服务。第三类是技能的共享。几年前我在飞机上碰到一个医学院毕业的女孩子,她来上海创业。她干了个什么事情呢?她把上海三级医院一些主治医生的名单搞到手,然后逐个沟通建立了可以把医生请来业余时间做医疗诊断的网站,生意不错,这就是共享医生的技能。还有现在流行的慕课(MOOC)、知乎等,其实就是共享教师、学者的技能和知识。



今天的“共享”还在很浅的层次,随着共享物品、共享服务、共享技能在城市中的进一步发展,今后还会出现一个更整合性的系统叫Sharing  City,即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共享的系统,“拥有”和“共享”会变成生活的两种主要方式。世界上,已经有哥本哈根、首尔等城市被认为是共享城市的先行者。




培养T字型创新型管理人才

中国的发展,以往是要素驱动的。到现在这个阶段,已经特别需要创新驱动了。创新是什么?就是把以前的产出十份要投入十份,变为投入一份可以产出十份。因此创新就是提高全要素的生产率,这不仅要技术创新,更要管理创新。


搞管理的人搞创新,经常是跨学科的。管理本身是手段和工具,当你研究一个行业一个领域的创新问题的时候,这个领域可能是生态环境、可能是建筑工程、可能是交通物流等等,管理加上行业,就至少跨了两个领域。因此,管理人要努力当T字型的人才。就是要有一横,同时要有一竖。一竖是你的专业领域要精、要深,一横就是你的底座要厚,底座就是你面上的知识。如果你只有一竖,只有细长钉子的知识,那么这个细钉子是打不深的,榔头砸在钉子上马上就可能弯掉。每个人都要有这样一个交叉成才的意识,既有精深专业又有杂交优势的人可能机会更多一点。



我自己做交叉科学的研究,经常喜欢站在边缘看中心。有些人占据中心位置,不一定看得清楚自己这边的发展到了什么程度。而站在边缘的地方冷眼看中心,可以头脑清醒地知道主流存在什么问题,未来的发展趋势是什么,这样就可以从边缘进入中心甚至一不小心成为新的主流,这也是创新的过程。所以我经常说一句话,“不要去赶热门,要有本事把冷门做成热门”。那做成热门以后呢?大家开玩笑说,“诸教授常常把冷门做成热门就拍拍屁股走了。”而我说,“做成热门以后,我又要站在中心的位置想边缘的事情了。”即做成主流之后,要进一步问它后面的问题是什么?原来是从0到1,现在需要从1.0升级到2.0。我研究过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理论和案例,觉得这样的错位思考,会激励我们去做一点边缘与中心互换的事情。


同济大学在城市研究领域是一个大学王国,同济经管学院也有很多研究课题和研究成果与城市有关,我们特别关注城市可持续发展、区域开发、基础设施与PPP、绿色建筑与房地产、城市应急管理、城市重大项目管理、服务经济等方面的创新。在同济读MBA,除了介绍一般性的管理理论和方法之外,还开设许多与城市发展与管理有关的课程和讲座,我们的同学应该利用这样的机会,形成杂交优势,培育创新能力。



同济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 MBA项目始于1993年,国际化、专业化、实务化是同济MBA的显著特色。在同济大学和经管学院传统学科优势的基础上,发挥多学科融合及社会服务的优势,逐渐形成了八大课程模块,其中项目管理与房地产,服务与运营管理和金融三大课程尤具特色。自 MBA办学以来,同济 MBA已与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法国、西班牙等26个国家和地区的80所国际知名的商学院建立了合作与交流的关系,平均每年派出逾百名学员赴这些国际著名商学院交换学习和游学,同时招收外国留学生学习和交流。 同济MBA项目已通过AACSB、EQUIS、AMBA三大国际权威认证及中国高质量工商管理教育认证(CAMEA认证)。2012-2014年,MBA项目连续两年位列“福布斯中国最佳商学院??中国最具价值在职MBA项目”排行榜前十。2011-2016年,连续六年被新浪网评为“年度最具品牌影响力MBA院校”。










写点评
10已赞
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