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得更高,看得更深更远 - 专访宁波爱柯迪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副总盛洪

1273
站得更高,看得更深更远 - 专访宁波爱柯迪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副总盛洪
法国KEDGE商学院-韩国高丽大学商学院-香港理工大学商学院EA-DBA学员,宁波爱柯迪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副总裁

盛洪

宁波爱柯迪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副总裁

作为一家本土汽车零部件公司的董事兼商务副总裁,盛洪忙于为企业的未来规划宏图。他接受专访的时候,距离企业建于墨西哥的工厂升级完成已有数月,量产正有序稳定地增长中。在极其繁忙的工作之余,他仍抽出大量时间攻读欧亚工商管理博士(EA-DBA)学位。对此,盛洪给出的理由十分明确:学习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件大事。


行业篇

 

中国汽车零部件行业现状

 

盛洪所在的宁波爱柯迪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是是一家专业生产铝合金精密压铸件的股份制企业,属于汽车零部件的二级供应商。据他介绍,汽车零部件行业主要是OEM(代工生产),诸如大众、通用、奔驰这样的知名汽车品牌生产整车,往下有一级供应商:博世、麦格纳、马勒等,他们制造的都是技术含量高,盈利空间大的空调系统,传动系统,制动系统,转向系统、节能与新能源汽车核心部件、以及电子控制类等核心零部件。二级供应商则是为一级供应商提供零件的供应商。

 

放眼全中国,本土也有一级供应商,但生产的大部分仍然是附加值不高的汽车零部件产品,汽车真正的核心部件生产,比如传动系统、发动机,还有一些电控设备,基本都是由外资企业所垄断。爱柯迪未来的目标,便是集中精力进入一级供应商的研发体系。

 

提高技术才能赶超海外品牌

 

对于中国汽车制造业的未来,盛洪是充满信心的。“中国已经是世界最大的汽车生产国了,去年生产了将近2800万辆,市场地位显而易见。随着新能源汽车的普及,会有越来越多的车型不断更新,这是中国汽车市场的机会。当然了,这中间仍会有本土品牌和国外品牌的激烈竞争。”

 

要实现这样的跨越,技术的提高必不可缺。“中国的制造业真正发展起来也就过去20年,而在欧美的汽车行业已经有100年的历史,这个差距巨大。”盛洪同时也表示,好在中国的汽车产业链已经颇具规模,配套体系也比较完整,趁着当下拥有这样的产业规模,赶紧把技术提高上去,降低成本,再进行国际化布局,贴近客户。

 

越地方保护,越需要早点走出去

 

走出去,这也是盛洪为爱柯迪规划的下一步棋。“海外布局是很重要的,中国原来是以低劳动力成本为主,现在人口红利正在消失,周边国家的劳动力成本和中国相比,要低很多,连墨西哥的劳动力成本也比中国低了,因此这个转移肯定是必须的。”

 

面对愈演愈烈的地方保护主义,会不会影响中国企业的国际化进程呢?盛洪认为,地方保护主义,从英国脱欧,再到特朗普上台,首先从社会保障体系来说,是因为大家都希望有更多的利益留在本国。另外全球化在过去30年已经相对成熟,这对本国低收入群体的冲击还是很大的。美国的收入不可能和中国的比,就像中国的收入不可能与越南的比一样。

 

“我们都会陷入到这个局面中。我认为与其现在讨论这些利弊,还不如早早加入到海外的生产中,至少能在一定程度上化解这方面的损失。即使未来地方保护发生了,那我们已经在当地供应。这对于整个供应链也好,或者对企业的长远发展也好,都是百利无一害的。”

 

据盛洪介绍,目前爱柯迪已经在墨西哥建厂,接下去还会进一步全球布局,更好地贴近和服务国际客户。


学习篇

 

DBA学习:用方法论解决决策问题

 

在公司寻求国际化的同时,盛洪想到了要在国际并购这方面做些研究,拓展一下自己的视野。选择了法国KEDGE商学院与香港理工大学工商学院、韩国高丽大学商学院合办的EA-DBA项目,一方面是考虑到DBA的学习可以由学生自己选择研究方向,而且是与行业发展息息相关的选题来做研究,这对盛洪的工作帮助更大。另一方面,则是看重其国际化特质,全球多地教学,能够感受各个地区的商业魅力。

   

DBA的方法论学习给盛洪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的研究方向是国际并购,方法论就是用一个比较细致、系统化的方法,告诉我之前别人在这一领域做过哪些事情,出了哪些研究的结果。在这个基础上,我可以总结出哪些方法是适合中国企业进行海外并购的,有哪些经验可以吸取。”

 

这样的学习彻底改变了盛洪思考问题的方式。“东方的管理方法是,如果我感觉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我就不会参考详细的数据仔细分析,而是直接先去做了。现在我至少能在计划实施前了解到过程的80%-90%,为什么这个方向是对的?这个方向有哪些问题?做事没有对错,最终还是看结果的。但是做决定的时候,我觉得要充分分析,这不是赌博,而是应该有一个好的理论基础和数据分析来支撑。我觉得这是EA-DBA学习带给我最大的收获。”

 

EMBA与DBA的不同

 

盛洪始终把学习作为人生或不可缺的一件大事。工作多年,除了参与了EA-DBA项目的学习,他之前还读过EMBA。在他看来,DBA不会像EMBA那样面面俱到,而是从某一点出发,深入研究,并取得突破的学习方式。

 

“EMBA会系统性地指导你如何治理公司,其中的方方面面,包括财务、营销都会涉及,学成之后,你基本上就是个通才了。但DBA学习选择自己的研究方向是非常关键的,确定好自己的研究方向后,再利用DBA课堂上学到的研究工具,把你想要解决的问题系统化、概念化。”

 

思维方式→视野→圈子→认知,这是盛洪为他在DBA学习中的所得排的序。

 

思维方式:过去无论是做生意,还是战略决策,多数是感性的,没有一个系统性的知识体系。通过DBA的学习,可以建立一个好的模型,用科学的方法去推演,再来判断这个战略的优势和不足之处。

 

视野:在阅读了无数资料,看到别人是怎么做的,做的结果怎么样之后,自己的视野便会在潜移默化中开阔。

 

圈子:圈子也是很重要的。向来自不同行业的同学借鉴参考,同学之间的交流会更加直白一些,他们会坦率地告诉你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还不够,通过不同的视角帮助你提高。

 

认知:以上这些都能进一步提升你的认知,让你的想法上一个新的台阶。

 

所以从思维方式、视野、圈子,最后到提高自己的认知,这是一个良性的循序渐进的循环。


职业发展篇

 

站得更高,应看得更远

 

盛洪是在外企工作多年后,来到了现在所在的宁波爱柯迪,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打拼到了现在的董事兼商务副总裁职位。那么,从一个职业经理人,到公司的管理者,工作状态会有什么不同呢?

 

“压力比以前大了,但是成就感也会更强,”盛洪这样总结道。外企,尤其是规模大的外企,系统完善,各个职能部门之间界限分明。“但由于职能切割得过于清晰,每个人会考虑中短期的利益多一点,因为大家都有绩效考核,也并不是公司的股东,只是个职业经理人。”

 

盛洪接着说,有了自己的公司,尤其是持股之后,作为股东,便会考虑更长远的利益,比如未来50年,这个公司应该怎么发展,不再局限于一时的得失,而是有更长远的布局。“换一个角度说,你作为公司的股东,公司大家共同的利益也变成了你的利益。这样的改变会带来更大的压力,但相应的也会带来成就感。因为你成就了公司价值的实现,也让每个人实现了价值。”

 

学习其实是另一种运动方式

 

“我觉得时间都是挤出来的,” 尽管工作忙碌,还有繁重的DBA研究,盛洪仍然可以抽出周末的时间陪伴家中的一双十岁不到的儿女,当问起他是如何像变魔法般找出这么多时间的,他如是说。“提高效率很重要。我们的生活碎片时间太多了,如果不把这些碎片时间利用起来,可能你永远都找不到时间。工作的时候全力去工作。在家就尽量多地和家人在一起,多交流。不要在家的时候工作,在工作的时候想家。”

   

而对于坚持不懈的学习,在盛洪看来,这其实也是另一种运动和生活方式,不仅可以填充知识的空白,也是对工作和家庭的一种调剂。“你可以正儿八经地从日常的工作里脱开身,去思考一些更深层次的问题。对我来说,在每天忙碌工作的同时,奔波于家庭和学校之间,也是一种享受吧。虽然学习的压力很大,但这和运动一样,你选择不同的运动,就会锻炼不同的肌肉。”


快问快答

 

1.您最尊敬的人是谁,哪些方面让您比较尊重?

 

在工作上,最尊敬的是我们的张建成总经理。因为他是一个非常自律的人,他说到的事情,一定是自己先做到的。所以就工作上而言的话,他确实是我最值得尊敬的人。

    

2. 您觉得在当今社会,成为一个好领导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我觉得首先是自己具备领导的素质,另一个是诚信,然后是身体力行,要求别人做的,你自己一定要先做到。

 

3. 客户、伙伴和合作方共赢的关键点在哪里?如果对方的利益与自己的利益有冲突怎么办?

 

你要考虑到对方的利益,然后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怎么样能够让双方共赢,而不是说是一个单方面的输和赢的关系。而且总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没有哪个人总是赢的。做企业也好,做商业也好,很像长跑。不可能是一锤子买卖,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所以这一块的话,在长期合作的情况下,大家达到一个共识,求同存异是最重要的。

 

4. 学习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是一种享受,不但自己可以提高,还可以与家人、工作伙伴、客户有更多交流的平台,或者说更多可以交流的信息。学习是一辈子的事。

 

5. 您觉得DBA学习最吸引您的地方在哪里?

 

还是方法论。作为一个中国人,对DBA学习的方式和系统性可以有一个更深刻的了解,然后再为自己公司的国际化进程打点基础。


写点评
12已赞
相关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