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年以后,回眸2020

85
一千年以后,回眸2020
Chair,IE China Center Chief of Staff, IE President Office

Felix Valdivieso (唐梦龙)

Chair, IE China Center

为了揭开人类近代史的烦恼,并找出21世纪前二十年中举足轻重的事件,我们不妨穿越到一千年以后的3020年,去到一位历史学家的客厅里,向他/她请教一千年前世界发生过什么-缪斯女神Clio对此也不会感到惊讶吧(注:Clio是希腊神话中九位缪斯女神之一,司掌历史)-我相信我们的历史学家无疑会强调以下两个事件对我们身处的世界的影响。


首先是2001年美国的911事件,其次是目前全球正在经历的经济与健康危机。但这两个事件只能被视为在创造全球性新范式中不可避免的一部分,而这个新范式也亟待做出定义。


基于以上两个事件的重要性,我认为我们的历史学家对2008年的大萧条不会太感兴趣。为什么?因为它与过去的其他经济萧条大同小异。另外,本世纪初发生的数字革命中也未必有特殊意义。因为未来的数字变革可能会迭代掉目前的数字变革,这将使当今的社会、经济、文化、网络的技术转型变得微不足道。


正是在这种深刻变化着的、不确定性的背景下,IE大学中国研究中心携手长江商学院推出《了解中国的家族企业:道路,趋势和未来》的报告。这份报告是IE大学中国研究中心继2019年10月首次发布的《中国与欧洲企业家精神的比较》之后的第二份报告。在这两份报告中,我们的目标都是要阐明:无论历史风云变化,中国都将在新世纪发挥关键作用。而中国的家族企业和初创企业,会继续成为全球经济支柱之一。


综合不同机构的预估,家族企业会占全球国内生产总值的70%以上。简而言之,世界范围内,家庭对于人类的生存仍然至关重要。因此,以家庭为单位的经济活动将继续推动全球经济发展,并共享许多工作方式,无论他们身处何方。


在介绍去年的报告时,我引用了一个古希腊神话。宙斯在世界的两端(一处在东方、一处在西方)放出两只神鹰相向而飞。在它们相遇的地方便是世界的中心-宙斯会在那里竖起一块圣石-世界的肚脐-以便提供人类与众神沟通的门户。在提出这个想法时,我试图解释:也许我们应该从现在就开始改变自身的行为,停止把事物的中心放在让我们感到舒适的位置,并开始考虑,比方说,这个中心也许就是我们自己所在的星球呢。


当前的全球疫情再次使我们感受到生活的脆弱性,以及我们在选择优先事项时的局限性。因此,一千年以后的3020年,坐在自家客厅的历史学家告诉我们,正是一千年前的那个时代,人类开始探索超越国界的新思路、新方法来尝试解决地球村所面临的问题,再也不仅仅局限于某一个特定国家的问题。


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我们的历史学家并没有发现以上相应的变化,并且我们作为个体的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也不会被注意到。


综上所述,也许我们应该记住,世界各地都存在一些家族,无论他们之间有多么明显的差异,他们在努力加强各自的经济利益时都会受到一系列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素之间会有很大的共性。我们的研究团队希望通过调研、撰写这份有关中国家族企业的报告,帮助大家更广泛地了解这一在大范围内取得成功的模式(制度)所共有的那些因素。


编者按:

我们特意把这一期的编者按放在文章的最后(通常的编者按都在文章的开头)。这是因为我们想让读者在体会到作者的上下千年、古今中外的大跨度思考后,能停下来好好地回味一下。


编者在刚刚收到这篇文章的时候,一看英语题目“The World seen from3020 在3020年看这个世界”。第一感觉是,是不是编辑把数字打错了?仔细读原文,慢慢咀嚼,这才体会出一些作者的深意。


于是,一个熟悉的旋律,伴随着一段歌词浮现在脑海中,“一千年以后,世界早已没有我......”。我们微信小编说,就把林俊杰的这首歌贴在这里供大家一起欣赏。当我们听着歌,再想一想,今天的风云究竟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哪些改变?


IE大学,地处西班牙,有着很显著的地理和人文特征,但是他们是有全球视野和多元化的人员组成的一间大学。IE大学闻名世界的是它的商学院,但是近年来,新开设的建筑学院、人文与科技学院、法学院、国际关系学院为IE的大家庭增加了很多新鲜血液。这些学院和教授科目的设置非常符合当今世界对于未来人类应对复杂环境的综合素质的需求。编者可以理解,这些来自各个科目的资源可以提供给学生更加充分、更加老道的解构困难问题的能力,让他们有信心去面对身外这个更加纷繁复杂的世界。


IE大学对于中国的兴趣一以贯之。那么如何进一步解构中国的特征、了解中国的愿景、讲好中国的故事,以一种更可信的方式把中国的变化呈现在世界面前,对于IE大学,对于更广大范围内的研究人员都是一项巨大的挑战。他们尝试用一种宏大的叙事,从历史的角度、综合经济、文化、人文、商业来解读中国发展的一个小侧面。无论成果如何,这样的努力,都值得被推崇、被鼓励。


一千年以后,世界早已没有我。但是,一千年以后,这个世界有我们的子子孙孙。他们仍然会像我们一样热爱着这个星球,热爱着每天的日升月落。


写点评
4已赞